贵州新增1例境外输入病例 尚在医学观察6人
来源:贵州新增1例境外输入病例 尚在医学观察6人发稿时间:2020-03-30 08:59:38


Ella的学校是开放校区,没有围墙,无法与外界隔绝。宿舍是一间套房,Ella和另外5个女生住在一起。学校宣布停课之后,其中四人都离开了,仅留下她和一位美国女生,“和她的作息不一样,很少打照面”。Ella唯一担忧的是宿舍的厨房,“学校关闭之后,在网上购买了很多蔬菜、面条和米饭。”但是厨房是宿舍的公共区域,做饭还是有点担心。

2周前,她出现了新冠肺炎的症状。

目前累计追踪密切接触者2574人,已解除医学观察2500人,尚在接受医学观察5人。

“如今的纽约完全不一样了。”Wendy说,路上没什么人了,公司都居家办公了,外卖小哥也都戴起了口罩和手套。“但是,他们的反应真的太慢了。”

3月初,美国数据不断增长的时候,小陈所在的研究小组还去邻州参加了学术会议。小陈书说,当时他极力地劝阻同学,美国情况很严重了,但他们连个口罩都不戴。

3、在读博士:沈阳小伙小陈

“药店已被抢光,家人从中国寄来药物”

“家里药物只有泰诺,之前一瓶还有剩。外面药店的常规药物都被抢光了,短期内可能一直没货。”Wendy无奈地说道。

小陈说,“最初武汉打响防疫战的时候,我完全没有担心。各个高校校委会团体和大家一起,还在努力往回捐钱,捐物资。但纽约民众的反应太让人失望,不把别的国家的前车之鉴当回事。”

在3月12日居家办公之前,Wendy每天早上都要赶地铁去上班,早高峰人挤着人。那个时候,纽约已经出现了确诊病例,而且每日递增。因为经常听到现亚裔戴口罩被霸凌的事,所以Wendy不敢在车厢内戴口罩。